logo

征服舅母的魔鬼肉体 -

时间:2019-02-26 阅读量: 加载中 来源:


估计舅母在那么窄的沙发上被我折磨了30分钟也够呛的。

我很想和舅母来个鸳鸯浴,这本也是我设想好了的,

但实在太累只好努力睁开眼睛点点头,挣扎着着爬下了舅母丰腻的娇躯,

肉棒离开了舅母体内后,舅母再次恢复了女性羞涩的本性,

慌慌张张的跑进浴室。

我躺在沙发上合上了眼抓紧时间休息起来。

不得不承认,老天爷有时很公平,既然那么轻松就干了舅母,

作为平衡法则付出的代价,也许就是令我累得像狗一样连共浴的力气都没有,

唉!舅母的娇躯,我暂时不能欣赏了,想着想着沉沉睡去……

不一会,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我一扭头,舅母头上包了一块浴巾穿着粉红色的睡衣飘然而至。

全身肌肤经热水浸泡鲜活欲滴,虽然只露出藕节一般的手臂和玉足,

但也许刚刚被男人干过吧,竟焕发出一种青春般的朝气,

成熟少妇身上有着青春少女般的朝气这种极大的反差实在是惊人的风景,

我当时只想到一个词汇「惊为天人」。

看着我色咪咪的火辣目光舅母浑身不自在,脸蛋飞上两片霞红,我赶紧打破尴尬局面。

「舅母!你看电视吧,我……也去洗洗。」

临走时顺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舅母象征性躲了一下却并未避开。

我有一个重大发现,舅母居然没穿内裤。

想像着睡衣下白花花的肉体,我一阵激动。放满水后我躺在浴池内,全身肌肤完全放松下来,

消失的精力正一点一点的重新凝聚,拍了拍耷拉着的阳具,

我确信只要经过某种刺激,必然能令他重振雄风。

出来后看到舅母懒洋洋的半躺在沙发上,睡衣盖不住一双玉腿,

任其交织着放在沙发上,脚趾顽皮的翘着,似乎在勾引着我的双眼。

看到我走近,舅母显得有些慌张,低低的说

「是不是很累啊?」

废话,用这种姿势干了你半小时,你说累不累?

我心里暗道,嘴上却像抹了蜜笑答:

「不累,只要舅母舒服,累死也值啊洗个澡后完全恢复战斗力了,简直比刚才还有精神呢!」

我淫笑着盯着舅母美腿,握住了那双洁白的脚掌。

舅母听出我过份露骨的挑逗,一呆之下,赶快收回美腿,小巧的脚掌逃出我的手掌,从沙发上坐起:

「我……我累了,先回房间啦!」

说罢就往房间逃去。

「嗨!舅母,我抱你进去吧!」

我一把拉住舅母,搂着她的纤腰。

「不……不……我们不能这样……」

「都那样了,还有什么不能的?」我心里一阵讥笑,

手掌不老实的去摸她的股沟。

「不要强迫我……」

我猜想完整的语句是想说不要强迫我做不愿意的事吧?

可惜我不会知道答案了,因为这后半句话还在舅母的喉头就被我用嘴堵住。

没废多少力气就把舅母的牙齿翘开找到了湿滑的香舌,粗鲁的舔着,

舅母的鼻腔发出哽咽的鼻音,我用手指轻轻拨弄着乳头,

不过几分钟就硬起来,舅母的反应是如此强烈,

喉咙里虽然还在哽咽身体却早已迎合我的手指。我一把抱其舅母,

看着她娇羞的闭着眼睛,手臂缠着我的脖子,微微笑道

「舅母,去我的房间好吗?」「嗯……」

把舅母放倒在床上,我脱去睡衣全身赤裸,舅母一上床就把被子扯过来盖上,

我心中一阵冷笑,一把扯开被子,像剥香蕉一样把舅母剥个精光,

舅母两手交叉着护住豪乳,虽然仍有些害羞,脸上的春色却再也关不住,

我第一次完整的欣赏舅母的桐体,舅母属于丰满的女人,丰满并不代表肥胖,

白花花的肉体手掌摸过去肉很实在,欣赏了一遍我趴在舅母身上用嘴含住乳头,

舌头轻轻的划圈,另一只手握住另一只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舅母鼻孔里的气息越来越沉重,我的舌头已经把舅母上半身舔了个遍

「舅母,用你美丽的小嘴让我的棒棒舒服一下好吗?」

「嗯……」

舅母仍然不好意思多话,乖乖的伏下身子。

「不……把你的屁股对着我……」

毕竟是熟妇,不必说得太清楚就领会我的意思,我们成了69姿势。

舅母含着我的肉棒进进出出,我也没闲着,舌头把阴唇全部舔了一遍,

经过上次口交,基本知道了舅母的敏感地带,我或舔或吸

一会就把舅母挑逗得欲火焚身,丰满的屁股被我伺候的左右摇摆,

淫水更似溪流般泄个不停。

菊花蕾也未放过,肛门肌被我舔得一阵紧缩,

舅母的口交技术说实话不算高超,有几次牙齿都触到了我的包皮,

而且小嘴也只停留在龟头附近,不敢把肉棒吞到喉咙,

不过就算这样我的肉棒也硬得像跟铁棒,估计能顶得起一张桌子。

没办法,舅母实在太风骚了……

不一会舅母几乎停止吞咽我的肉棒,不时回头看我,那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求我,求我赶快把肉棒顶进去一解饥渴。

我把舅母拉倒在床上,一翻身趴在肉体,用膝盖打开舅母的双腿,

左手把舅母的手拉过来握住我的肉棒,在舅母温暖的小手引导下,

龟头滑进阴道。我一吐气,腰用力一耸

「嗤」的一声肉棒全根刺入,舅母的阴道壁早被淫水浸透,不废任何力气龟头就直捣花心,

舅母闷哼一声表示对我肉棒造访的欢迎,第二次侵犯舅母的娇躯就此开始……

这次在床上我可以很舒服的调整姿势,而且经过上次的亲密接触后不在怜香惜玉,

每次刺入都全跟没入,再缓缓的拔出来,只留一个龟头,轻轻在阴道口摩擦一下后又用力刺入,下身全力冲刺

双肘支撑起来捧着舅母的脸庞,欣赏着她淫荡的表情。

舅母还是有点放不开,不敢大声呻吟。身体却将舅母的心态完全暴露,

一双玉足钩着我的腰部晃来晃去,眉头紧皱,

每次我的大力刺入舅母就会把嘴张开含糊不清的娇喘,

刺了几百下我的精关有点把持不住,赶紧伏在舅母耳边说:

「舅母,翻过去,我想从后面干……」

此时的舅母百依百顺,乖乖的转过身,把屁股撅得高高的,我跪在身后,双手托住美臀,

再次把肉棒用力刺进去。这次姿势调整得对我相当有利,

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我手里,而且这个姿势也不太耗费体力,

每次冲击我都使尽浑身力量,房间里充斥一片「扑哧扑哧」的声音,

舅母阴道的淫水大量涌出,把我的肉棒泡得更加肿胀,更加坚挺,

我身子前倾用右手把舅母头上的毛巾摘去,

任一头秀发随着肉体的激烈晃动有节奏的飞舞。

两只手固定住美臀疯狂把肉棒往舅母阴道内冲刺。

淫水越来越多顺着雪白的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印湿了一片。

大力抽插了好一会,我毫无倦意,似乎在舅母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

丰腻的屁股两边竟被撞击成红色。舅母此时再也顾不得矜持,浪声连连,

似乎不让邻居听见誓不罢休,内心的欲火被激发到顶点。

终于忍不住转过头来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

哀怨的眼神示意我把肉棒挺进到阴道最深处停留,

我知道舅母高潮来了,急忙用尽浑身力量狠命一挺,

把肉棒留在深处,双手紧紧抓住舅母美臀往自己小腹上使劲挤压,舅母一声浪叫,阴精「突突」的

冲刷着我的龟头,良久才喷射完毕

随后娇躯趴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再也没一丝力气……

我把舅母翻过身来面对我,肉棒轻轻的刺进去停留在里面,

捧着舅母脸庞温柔的吻着那里的香汗。休息片刻,舅母的美目慢慢睁开,

怜爱之情洋溢于表,伸出纤手为我理了理头发。

「舅母!刚刚舒服吗?」

「嗯!……好舒服,你呢?」

「我也好舒服,想不想天天都这样?」

舅母闭上美目,把头扭到一边微微点了点头,脸庞风情万种。

我一阵狂喜,泡在舅母阴道内已渐渐软化的肉棒又有了反应。

「那好办,叫我一声老公,我天天都让你那么舒服……」

「不嘛,羞死人了……嘤……」

舅母把双手遮住眼睛向我撒娇。我把舅母的手拉开笑到:

「乖!叫一声,我很想听呢。」

「嗯……老……公公……嘻嘻……」哈哈!

舅母居然在我跨下和我撒娇开玩笑,当你的身体下压着的女人会主动和你开玩笑的话,我明白,这具迷人的胴体已能认定被我基本征服了!

在语言的刺激下,还没射精的肉棒又坚挺起来,我支起上身看着被征服的舅母开始抽送起来。

男人的威猛很大程度来​​自于女人的臣服,此时此刻,我内心已无任何包袱,

抽送了几下,确信舅母经短暂休息上次的高潮已逐渐消退,我采取跪姿,

用膝盖打开舅母双腿,双手抓住美足往两边尽量分开,

舅母的阴部彻底暴露在我的跨下。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舅母阴道口繁忙的进进出出,

那种满足感实在难以形容。经过数番洗礼,

舅母深藏内心的淫荡本性再也控制不住,我时而浅插时而深挺,

不一会就听到舅母沉重的呻吟此起彼伏,隐隐还夹杂着一片哭声。

「啊!老公,你好厉害,我的身体永远属于你……呜……」

上一篇:黑色 -

下一篇:母亲节的礼物奸虐妈妈肏入妈妈的直肠深处